哥哥…求你不要插进去…      
我叫做小柔,我的第一次并不是给了我的男朋友,而是给了我的哥哥。 十八岁那年,我尚未经人事,虽然长得漂亮但还没有男朋友,身材倒是还蛮标準的,该大的地方大,该小的地方小。那一年的寒假,哥哥让我尝试了终生难忘第一次性爱。 由于家住郊区在缘故,爸妈老早就出门工作去了,所以家里白天的时候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里。另一是我不喜欢家里穿内裤。我喜欢短裤裙子底下那种凉凉的感觉,也常因为放鬆心情而没有靠紧双腿,在客厅常常演出不经意的走光,我被我妈骂过很多次。 这天早上我起床之后,妈妈做了早餐放餐桌上就上班,吃完了早餐,我到阳台上面吹风,楼上的风,令人感觉到一阵沁心的凉快。 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冲动的念头,我想要脱光衣服,躺在这里,好好地让这清晨的阳光照射一下我的胴体。 想到这里,我就回到屋里,然后拿出躺椅,将躺椅撑开,接着我就把衣服通通脱光,让阳光充分地洒在我的身上。清凉的空气以及耀眼的阳光,让我全身感觉舒畅,睡意渐渐地重回到我的心头,我在躺椅上昏昏地睡去…… 正熟睡的时候,突然门铃响了起来,我赶紧抓了一件T恤套上去,那是一件很宽大的大号T恤,长至可以轻易地遮到我小腿的一半,让人不知底下有没有穿着乳罩,内裤,所以我确定没有穿帮的问题之后,我就赶紧去开门。 「小柔……你一个人在家还在睡觉吗? 我忘了带门匙。 」 原来是哥哥!他大我三岁,长的很帅,如果他不是我哥哥那多好 ! 哥哥进来之后,他跟我说刚刚才去打篮球回来,他的眼睛就不停地盯在我的身上,我双乳的乳尖因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,感到有点毡冷,乳头硬挺的耸立起来,连我自己都可以清楚地从衣服上看到我自己乳尖的模样呢!我猜哥哥他可能看出来我在T恤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所以他的眼睛自然不会放过我的身体。 我跟哥哥一起走到沙发,然后坐了下来,我偷偷瞄了瞄哥哥的裤裆,果然鼓鼓地。我怕被他发现我没有穿内裤,所以把双腿夹紧了一点。此时我问哥哥要不要喝饮料,在问的同时也顺势的往冰箱处走去。 哥哥可能刚才发现了春光,引起了他的色心,趁着我转身的机会,却从身后将我搂住,并且将手隔着T恤搓揉我的乳房,手指头还捏着我的乳头。我吓了一跳,我不停的反抗,我扭动着身躯,试图逃跑 「不要这样!…不可以……哥哥不…」」 我拚命的摇头,希望传达我的恐惧,但是哥哥仍然继续他的挑逗。 「小柔……看不出你身材这么好,穿得这么清爽…让哥哥摸摸。」 「哥哥不要……,我可是你的妹妹呀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……」 哥哥笑着说:「小柔..谁叫你今天穿得这么性感诱惑阿?」 哥哥用嘴一个浅浅的吻堵上我,然后温柔的吻我的脖子.慢慢的在脖子上一遍一遍的轻吻。哥哥把我身体紧紧的靠在身上,他的双手隔着T恤在我身上恣意地攻城掠地。几分钟后我的乳头就慢慢在哥哥的手指下变得挺立起来。于是他就把握机会,更加大胆用一支手起伸向我的下身 「小柔……你没穿内裤…让哥哥摸摸那里。」 「那里不可以……哥哥不要…不要摸那里……不要…」 小柔已经成熟了!你好美……」 这时我在反抗之余,身体任凭哥哥摆布。哥哥显得更加地兴奋。一支手掀起T恤,深入逗弄我的私处和那里的阴毛,哥哥用手指逗弄扒开大阴唇,慢慢的哥哥更开始摸几下我的阴核、扯几下小阴唇,摸几下外阴,就这样哥哥简单原始的感官刺激我,我已全身颤抖,身子不停地一挺一挺的享受异样的觉感! 哥哥故意有点惶恐问道︰「你生气了吗?我刚刚是不是太粗鲁了呢?」 我的理智正一点一点的崩溃,我在他不断的吻我,舔我,抱我,抚摸我,揉我的乳房的调戏之下,激发我的性慾,淫水渐渐流了出来,湿润了他的手指。哥哥探手到底下一抹,又收起来送到我面前,两根沾黏着蜜液的手指分分合合,拉出一条条银亮的细丝儿, 「小柔……你这么湿了……还假装不要。」 「啊……啊……别这样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不可以再摸…不要…」 他更进一步的把手指插入阴道触摸掏几下,「噢!……嗯…不要!你的手指….不要插进去啊! 这下可把我摸傻了!,任由哥哥抚摸着几下摸下来,我就腿也软了,站不住了,流出了很多淫水。 「噢!……嗯…不要!你的手指….不要弄啊…」 我懑脸憋得通红,兴奋地呻吟。哥哥将我的T恤掀起脱去,让我躺在沙发上一会儿。他脱去身上的衣服,裤子踢往一旁! 这时候哥哥伏在我身上,用膝盖顶开我的双腿,呈现一个M字形。我身体赤裸的在哥哥身底下扭来扭去挣扎着,在他的双手之下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,哥哥手握住已经充血坚挺勃起的阳具移到我湿淋淋的阴户肉缝上,在我那儿的嫩肉上涂抹着溜滑着,龟头沾满了淫水后,抵在我的处女穴口。我惊讶的看着哥哥,我才知道哥哥想要把他的阳具插进入我的阴道内和我做爱 , 我不由得大惊地说 :「哥哥..…你想做什?? 难道…..啊!不可以呀…我是你的亲妹妹…我们不可以…」 「哥哥…求……求你不要强姦我……不要插进去……」 「哥哥不要插进去……会很痛的……会弄大我的肚子……怀有哥哥的孩子… 我以后还怎么见人?……」 他根本就不理会我说的话,而且我随着他的动作知道我要失去处女之身了。哥哥把龟头对準阴道口,然后下身再向前用力一挺一送,在我双腿大大地分开,淫水的润滑下,龟头顺利进入了我那很小阴道洞口,肉棒分开我穴里的肉壁,刺破我的处女膜。 哥哥终于攻陷我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令人销魂蚀骨的人妻小庄
评论加载中..